管理心法:心灵管理

首页  >   正能量频道  >   哲思  >   内容

我们是不是可以在谴责社会之余,实际做点什么?

时间:2015-01-24 17:07:27   作者:杨坤龙   来源:网络

       今天我想和大家分享三个故事:一个在街上乱扔垃圾的大叔;一个被冷落的派传单的男;还有一个在深夜还在摆摊卖水果的老婆婆。这样的人,每天都可能会遇到,这样的场景每天都在不断地发生。

 

     作者:杨坤龙

        没什么深刻的道理,就只是三个小故事,还有一点点思考和反省:


        1、一个在街上乱扔垃圾的大叔


        有一天,我在公交车站等人的时候,阳光正好,微风不燥。此时突然有个大叔从公车上扔了一块果皮下来,我和旁边的路人都非常气愤。


        我们一起死盯着那个大叔,好像想要用眼神杀死他似的,那位大叔也不好意思地躲开了,有的人开始对着缓缓开启的汽车骂了起来。


        我忽然想起蒋勋老师在美的沉思的节目里谈到,他在大学教书时,也常常有人乱扔垃圾,他也觉得非常气愤。


        后来他看见一个教授的太太每天早上都在校园里打扫卫生,蒋勋老师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做,这些其实也不是她的分内事。那位太太就跟他讪讪笑道,她是在练习王羲之的书法。接着渐渐的有学生注意到这位太太,开始跟着这位太太一起打扫校园。


        如果这地上已经有一百块垃圾了,如果我再往地上再扔一块,可能只是又多了一件垃圾而已;如果我伸手捡取一块垃圾,地上只剩下九十九块垃圾了,如果每一个路过的人少扔一块垃圾,再捡起一块,那是不是垃圾就会越来越少了?


        想到这里我就把大叔扔的那块果皮捡了起来扔到垃圾桶,以前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就连自己有时也会不注意地为环境制造了垃圾。


        世界也是由一个个人,一条条街道构成的。每个人都顺手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就可以改善周边的环境,其实就是改变世界,湖南卫视主持人汪涵有一句话我非常认同,不要轻视行动的力量。


        我们是不是可以在谴责社会之余,实际做点什么?


        2、一个被冷落的派传单的男孩


        前天,我在一个广场上等人,也是阳光正好,微风不燥。此时突然有个和我年纪相仿的男孩往我面前递上一张日语培训的传单,当时我正在打着电话,下意识摆摆手拒绝了。


        接着他又拉着说让我帮帮忙,帮他做一份调查问卷,还承诺说,一定不会给我造成骚扰。这让想起多年前我在街边签了个名,差点被坑了的窘迫往事,再次拒绝。


        我能感觉到他有一种很深的挫败感,这种感觉我很熟悉。刚刚一直不好意思看他的眼神,现在我看见他眼圈都有点湿润了,眼神满是委屈和卑微。我想他肯定已经站了一天了,手里还拿着很多传单和问卷,我受不了了他的眼神,于是我跑开了,他还在身后呼喊了我几声。


        走开之后我开始后悔了,我忽然想起来《红楼梦》里面有很多小人物一直受着委屈,一直不被关注、不被宠爱的卑微者的角色。他们长期被欺负被无视被冷落,他们的恨意和酸楚慢慢变成报复的行动。


        我怕如果有一天他因此而做了无法挽救的事情,就是因为某个冬天的下午,一个傻不拉几的四眼仔无视了他,拒绝了他,冷落了他,因此一直怀恨在心,埋下了仇恨的种子。


        想到这里,我又回头去接触他,主动问他要了问卷填了,他又开始巴结着脸开始像我推销,眼神里满是卑微的委屈。


        我TMD是什么人啊?值得他这样对我,我不要他这样对我。我愤怒地跟他说我不会报读这个课程,我只是想你不要不开心,仅此而已!


        填完我转身又跑开了,我低着头瘫坐在草坪上,我真的不是一个容易悲春伤秋的人,但是眼泪就是止不住地流。


        这个世界的美好,到底是不是我们的?为什么有的人一定要卑微到尘土里,才能生存下去?


        微博上看到一个故事,讲她爸在街上遇到散传单的总会礼貌接过来,她妈问为什么?她爸说希望我女儿做兼职的时候能得到陌生人的温暖而非嫌弃,那些散传单的也是别人的孩子啊。


        我们是不是可以在谴责社会之余,实际做点什么?

 


 

        3、一个在深夜还在摆摊卖水果的老婆婆


        去年的冬天,我和一朋友凌晨十二点多路过一个红绿灯的遇到一个婆婆在卖水果,天气十分寒冷,还刮着台风。


        婆婆很焦虑很渴望地拉着我,我看到零零散散的放着一些香蕉,又残又烂。如果我不买这些水果,可能也不会有其他人来买,如果我买了她就可以早点回家休息了,于是我就买了下来。


        婆婆称香蕉的时候沮丧地跟我抱怨说,城管刚刚来过,都不让摆了。看着她帮我装袋的时候,我猛然看到她右手的四根手指都断了,我看到她的眼睛都有些泪花在闪烁,我的心脏突然强烈地抽搐着。


        我把这件事发布到朋友圈以后,有的人在评论说,为什么社会没有给他们提供保障?有的开始谴责他的孩子怎么不好好照顾她?甚至有人劝解我说,有很多老人家故意装可怜,当然更多的人是表示同情。


        我不知道怎么回应大家,我不知道她是否有儿女,就算有,我能改变什么吗?我能改变社会福利吗?也不行。我TMD能做的也只有把她剩下的这些香蕉买完,让她可以早点回家睡觉。

 


 

        我们是不是可以在谴责社会之余,实际做点什么?


        我只是一个漂泊在广州的傻不拉几的四眼仔,没什么钱也没什么影响力,我也不是佛教徒或者慈善家,不懂什么六道轮回大慈大悲。就只是有点难过,有点悲伤,做不了什么。


        可恨的是,每一次碰到什么不公平的事情,都会有人跑出来说,算了算了,这个世界本来就不公平,你能改变什么?走吧走吧。


        世界TMD到底是什么?世界不是由一个个人,一个个家庭,一个个地方组成的吗?我们不就是世界了吗?


        每个人来到世上都注定改变世界,你不是让这个世界更好了一点,就是让这个世界更恶心了一点。


        我们是不是可以在谴责社会之余,实际做点什么?这句话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接收正能量!
关注智慧心理学院微信
 
相关阅读

感官复苏:复苏生活的品质

感官复苏:复苏生活的品质 智慧心理学院又一重量级的课程《感官复苏》在风景如画的广州假日半岛度假村举行,课程由班奇·兰登(BENJ)博士主讲。他是美国伊莎兰学院前总经理, 巴利岛潜能中心的缔造者之一,他从完形、心理综合法,呈现心智的呼吸工作,富于表达的律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