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心法:心灵管理

首页  >   正能量频道  >   心灵成长  >   内容

像树一样,安静地成长,勇敢地疗愈

时间:2015-01-13 15:44:13   作者:   来源:网络

 

 

   八年来,我学习像一棵树一样安静地活着,不顾世人眼光,只管长自己的叶,开自己的花。即使受伤,我也学习像树那样从伤痛处长出新的枝叶,开出更美的花。我的所有活法都来自学习树。树可以把污秽之物转化为自身的养料,我也就学着疗愈生命里的伤害,转为滋养。


  我知道我被母亲放弃了,父亲会要我么?


  上星期母亲寄的一箱花生到了,我拆开来,伸手去感受花生仁的触感,圆润光滑又有点清凉。想着母亲小心种植它们,又亲手摘下清洗晒干,再仔细挑选最好的花生,一粒一粒地剥好,最后一层又一层地包在布袋子里寄给我,我生命里枯竭的部分有了细微的生命力。我跑到楼下的公园,向着大树礼敬,小声告诉离我最近的那棵树:“树,你看到了吗?最后一段枯枝也要发芽了,谢谢你们让我等到这一天。”


  这“最后一段枯枝”源于4岁那年,父母在各种争吵、打架、摔东西之后离婚了,出生才几个月的妹妹被判给父亲,而我则跟着母亲生活。一年后,母亲却没有继续抚养我,在还未和父亲商量的情况下,硬是把我带回父亲家里,一走了之。那晚父亲不在家,奶奶在另一个房间照顾妹妹,没有人搭理我,我像是一个陌生人,甚至都不知道去哪里吃晚饭。我躺在妈妈住过的空房间里,那里已经一年没有人住了,没有灯,没有被子,只有硬床板和无尽的黑暗。我心里知道我被母亲放弃了。父亲会要我么?我又冷又害怕,蜷缩在床上发抖,黑暗里好像随时都会有怪物出现。我紧紧地闭着眼睛流泪,不敢哭出声,也不敢向奶奶求助。奶奶不喜欢母亲,我害怕她会把我赶走。后来我实在冷得受不了了,就摸索着从衣柜里翻出一些旧衣服盖在自己身上。后来的事情我已经不记得了,但是那种无尽的黑暗一直蔓延至我后来的人生。

 

 


  累积了十年的愧疚、怨恨和委屈在青春期全面爆发,我陷入了深深的抑郁


  母亲从此杳无音信。父亲好心收留了我,却失去了他另一段即将开始的婚姻,因为那个女人愿意接受妹妹,但不能接受我。从此,我对父亲充满愧疚,对母亲是无尽的怨恨。雪上加霜的是两年后奶奶突然中风瘫痪了。家里没有女人,父亲要干农活挣钱养家,身为长女需要承担家里的事情,虽然我只有7岁。每天我需要照顾奶奶,给她洗澡、洗头、洗衣服、做饭,再给妹妹洗澡、洗头、洗衣服、喂饭,而自己则全身脏兮兮地去上学。我没有时间写作业,回到家就是做饭,生不起火炉子的时候,一个人在厨房里无助地哭到累,还是要继续生火。我的个头还没有灶台高,就站在灶台上面炒菜。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两年多,直到奶奶病逝。又过了两年,继母嫁过来,我又开始害怕继母不喜欢我,就更加努力地做家务。一年后,弟弟出生,我离家到寄宿学校上初中。


  我以为离开了家,生活就轻松了,既不需要做家务,也不需要照顾小孩。我绝对无法预料到,心里累积了近10年的愧疚、怨恨、愤怒、委屈、孤独、无助、悲伤在敏感、脆弱的青春期全面爆发,我陷入了深深的自闭和抑郁。初中三年,我成为人群中突兀的存在,几乎没什么朋友,被班里同学孤立、排斥和中伤。我感觉自己再次被这个世界所抛弃了。我每天都会流泪,希望晚上可以一睡不醒,或者某个早晨可以找到一种不痛不痒、无知无觉的方式离开这个世界,我生命里所有的关系都枯萎了,而我也将枯萎在这花季年华。生无可恋,大抵如此。那是生命里似乎永无天日的灵魂暗夜,我深深地感受到内心对死亡的渴望。

 


  坐在田野边的大树旁,我觉得我们是一体的,都是大地的孩子,永远不会被抛弃


  初三那年,学校初中部搬到郊外的新校区,那里紧挨着大片大片的田野和芦苇地。我仍然挣扎在生与死的抉择中,我讨厌学校,也不想回家,除了不得不上的课,多数时间我都呆在田野里。野外的风和庄稼让我感到安宁,就像小时候一个人坐在院子里数竹叶间漏下的日光一样。


  有一天傍晚,我又一次独自靠着田野边一棵大树坐着,自言自语地问那棵树:“你有没有父母?你的朋友在哪里?你一个人长在这里觉得孤独吗?你有没有被抛弃过?你能懂得我的悲伤吗?”树一直静默无语。在那一刻,得不到回应的我感觉自己就是一棵长在荒原的树,还来不及开花就一直在枯萎,无人知晓,无人关心。我抱着那棵树失声痛哭。


  为什么我不是一棵树呢?像一颗种子飘落到哪里,就在哪里落地生根,它们以天为父,以地为母,只要在天地间,它们都安宁生长着,不似我这般愁苦。“树啊,如果我能像你一样就好了。”我从地上站起来,双手像树枝伸向天空,双脚像树根一样踩着大地,我想至少可以感受一下做一棵树的感觉。我感受到阳光洒在树身上,也洒在我身上,清风吹拂过树叶,也吹拂过我的短发,大地滋养着树根,也支撑着我的双脚。那一瞬间,我感觉我和树是一体的,我们都是大地的孩子,阳光和清风同样宠爱我们,永远不会被天地所抛弃,就算到了生命尽头,也不过是重回大地的怀抱。我莫名地感受到了来自天地的爱,居然直直地朝着大地跪下:我从今天开始以你为母亲,我会像一棵树一样活着,做好大地的孩子。

 


  我所有的活法都来自于树,学习它将污秽之物转化为自身的养料


  八年来,我学习像一棵树一样安静地活着,不顾世人眼光,只管长自己的叶,开自己的花。即使受伤,我也学习像树那样从伤痛处长出新的枝叶,开出更美的花。我的所有活法都来自学习树。树可以把污秽之物转化为自身的养料,我也就学着疗愈生命里的伤害,转为滋养。2013年,我站在大学毕业的时点上,此时父亲疼爱并支持我,我也深深感谢他对我付出的一切;弟弟妹妹都和我亲密,我也真挚地爱着他们;我和继母之间互相理解,从心底里尊敬她。今年我和生母重新建立了联结。八年了,那棵几乎枯萎的荒原之树,终于枝繁叶茂。


  有人问我:“你有着那样的童年,却活得这么有力量,你是怎么做到的?”我思索着说:“我不知道。那时我还没有长大到可以了解任何一种心灵疗愈方法,或者遇见那样的人来指引我。我只是遇见了一棵树,我很羡慕它,就傻傻地向它学习如何做好大地的孩子,就这样而已。我给自己起了一个名字叫归树。大概是大自然疗愈了我吧。”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接收正能量!
关注智慧心理学院微信
 
相关阅读

感官复苏:复苏生活的品质

感官复苏:复苏生活的品质 智慧心理学院又一重量级的课程《感官复苏》在风景如画的广州假日半岛度假村举行,课程由班奇·兰登(BENJ)博士主讲。他是美国伊莎兰学院前总经理, 巴利岛潜能中心的缔造者之一,他从完形、心理综合法,呈现心智的呼吸工作,富于表达的律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