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心法:心灵管理

首页  >   正能量频道  >   人物  >   内容

老爸让我考零分

时间:2014-09-11 15:50:44   作者:刘轩   来源:网络
老爸让我考零分

我在台湾还没有读完小学,就跟着父亲举家搬迁到了美国。进入中学后,我开始叛逆,变成了一个让老师头痛的孩子:调皮、厌学、爱做白日梦,每天憧憬的就是变成一个像舒马赫那样的赛车手。所以,我的成绩很糟糕,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了雷打不动的“C”,这让教过我的老师都无计可施。


刘墉终于忍不住找我谈话了,在我12岁之后,我可以直呼他的名字。


他先是冲我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这个笑容在我看来很阴险。他对我说:“你的老师告诉我,你现在整天梦想着当赛车手,变得不爱学习了,对吗?”


“是的。”我感觉他的话里有一些鄙视的成分,这是对一个14岁少年的尊严的莫大侮辱。我有点挑衅地说:“舒马赫是我的偶像,他像我这么大时成绩也很糟糕,他还考过零分,现在不照样当了世界顶级赛车手?”


刘墉突然爽朗地笑了起来:“他考了零分,当了赛车手。可是,你从来就没有考过零分啊,每次都是‘C’。”说完,他的手从背后亮出来,冲我扬了扬手中那张成绩单。


他竟然笑话我没有考过零分?我咽了一口唾液,从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声音:“那么,你希望我考个零分给你看看吗?”他往椅子背上一靠,笑了:“好啊,你这个主意很不错!那就让我们打个赌吧,你要是考了零分,那么以后你的学业一切自便,我绝不干涉;可是,你一天没有考到零分,就必须服从我的管理,按照我的规定去好好学习。如何?”


我们很认真地击掌为盟,我在心里已经开始窃笑不已了,我觉得自己遇到了一个天底下最可爱也最愚蠢的父亲。


“但是,既然是‘考’,那就得遵守必要的考试规则:试卷必须答完,不能一字不填交白卷,也不能留着题目不答,更不能离场逃脱,如果那样的话即视为违约,好不好?”这还不简单?我不假思索地答道:“没问题!”


很快便迎来了考试。发下试卷后,我快速地填好自己的名字,开始答卷。反正这些该死的试题我平时就有五分之三不会,考个零分不是什么难题吧?


第一题是这样的: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指挥美国人民反击纳粹的时任总统是谁?下面有三个备选答案:卡特、罗斯福、艾森豪威尔。我知道是罗斯福,却故意在答题卡上涂下了艾森豪威尔的名字。


接下来的几道题都是如此。可毕竟试题是按先易后难的原则出的,试题的难度不断增加,甚至很陌生。在做后面的题时,我并不知道哪个是正确答案,所以答题时就开始犯难;但按照约定,我又不能空着不答,最后我只能硬着头皮,像以往那样乱蒙一通。


走出考场,我忽然发现自己手心里竟然出了汗。我第一次感觉到,原来考零分也很难!我的心情开始沮丧,因为我觉得自己极可能在乱蒙的时候蒙到了正确答案,如果那样的话,我就考不了零分了。


很快又迎来了第二次考试……结局还是一样,又是“C”!第三次、第四次……我一次又一次地向零分冲刺。为了早日考到零分,我不由自主地开始努力学习。然后,我开始发现自己有把握做错的题越来越多。换句话说,我会做的题越来越多。


一年后,我成功地考到了第一个零分!也就是说,试卷上所有的题目我都会做,每一题我都能判断出哪个答案正确,哪个答案是错误的。刘墉那天很高兴,亲自下厨房做了一桌菜,端起酒杯大声宣布:“刘轩,祝贺你,终于考到了零分!”他冲我眨眨眼,加了一句话:“有能力考到A的学生,才有本事考出零分。这个道理你现在应该已经知道,不过我是早就计划好了,你被我耍了,哈哈哈……”


的确,我承认我被刘墉——我的爸爸耍了。在这个赌局中,其实我的一举一动,都早已在他的预料之中。可是,把考满分的要求换成考零分,我就觉得容易接受得多,并且愿意为了达到这个目标而努力。


后来,我考上了哈佛,读完硕士读博士,译了书写了书,拿了音乐奖,得了表演奖。似乎在18岁以后,我就再也不去想做舒马赫第二了,我觉得我完全可以做到刘轩第一。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接收正能量!
关注智慧心理学院微信
 
相关阅读

感官复苏:复苏生活的品质

感官复苏:复苏生活的品质 智慧心理学院又一重量级的课程《感官复苏》在风景如画的广州假日半岛度假村举行,课程由班奇·兰登(BENJ)博士主讲。他是美国伊莎兰学院前总经理, 巴利岛潜能中心的缔造者之一,他从完形、心理综合法,呈现心智的呼吸工作,富于表达的律动。